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笔趣阁全本小说 -> 全本武侠小说 -> 伪装圣地,我被签到千年

第两百四十六章 朕姓武,名清娥,字明仙!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汪洪顿时觉得不妙,见无边海浪压下,不由飞身后退,试图飞出张鸣的身体。
但是那立在金光里的四道身影,快速向中间聚拢。
“三清归一气,不灭心经化为我掌中一剑!”
蓝袍道士一把握住金光,光芒汇聚成剑,向逃窜的汪洪用力斩去。
“一剑——开天门!”
轰隆隆的声音在意识海里响起。
汪洪全身直颤,如同被恐怖的存在锁定,然后就被一道金光斩成了两半。
旋即,他来不及作何反应,就被层层海浪淹没不见。
两仙山上,众人只见汪洪冲进了清徽道长的身体里,随即他就立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众人心知这是他们在虚无处争斗,危险性不下于元神相争。
但是汪洪身为天魔宗传入,又胆敢直接冲入对方的意识海,想必是有十足把握。
因此,他们都对清徽道长的结果不看好。
须臾之后,立在半空的清徽道人缓缓睁开眼眸,眸间似乎有金光闪烁而过。
众人惊疑:“这是清徽道长胜了,还是被汪洪以天魔体侵占了肉身?”
清泉第一个忍不住叫道:“师兄,何为歪歪滴艾斯?!”
众人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但也猜得出,这是他们师兄弟的暗语,应该只有他们两人知道,旨在验证身份。
“清泉,记住,永远滴神!”
张鸣朗声一笑,答道。
下方的陆雪晴迈步而出,恭敬问道:“师父,敢问徒儿为何名一晴?”
不少人认得这位琼宇剑派的掌门,有些讶异,不是因为你叫陆雪晴吗?
只听半空里轻声念道:“银色三千界,瑶林九万重。一晴天嫩绿,落照雪轻红。以后,你就叫一晴吧。”
这是他曾经赐下道号时的言语。
一字一句,自言自语,甚至就连语气神态,都与当时一般无二。
陆雪晴怔怔:“师父……”
此时,众人再无怀疑。
而天空里,已经再无强者可战。
三宗败退,妖族沦陷,魔宗破灭,儒家认输,世家再无一战之人……
他们抬起头,仰望那澹蓝色的身影。
如今近,又如此不可及。
“他竟然真的做到了?”
“横压世间,独挡四方强者,以一己之力,压服天下,成就赫赫威名!”
“今日之后,他就是大晋国师!”
“……”
有人呢喃,有人低语。
张鸣立在半空问道:“还有吗?”
王浩然默声不语,方菀儿退避,太一仙门和悬空寺也不再言语……
女帝武明仙立在祭坛上,扫视群臣、世家和宗门,笑道:“看来已经无人再战了,那么结果已经出来了。”
“朕宣布,灵枢观清徽道长,自今日起,他就是大晋皇朝的国师!”
声音在山间回荡。
众人心神震动,时隔三百年,大晋终于有国师了!第二代国师!
张鸣落回祭坛,笑道:“多谢陛下,若是做不好,再辞了贫道。”
他的心里实在生不起感激之意。
武明仙笑道:“国师,你若是做不好,那这天下就无人做得好了!”
她的心思深沉,丝毫不介意,继而转身望向群臣,说道:“诸位,今日我大晋还有一件喜事,请一起做个见证。”
说着,她慢步走到清泉的身前,说道:“其实先帝在时,除了朕之外,还有一位嫡长子。只不过他从小就被带离皇宫,隐居在深山修行。如今,他回来了!”
此话一出,全场哗然。
“什么?先帝竟然还有一位嫡长子在世?这……长幼有序……”
“陛下在这时候宣布这件事,是什么意思,难道是想让位于……”
“不,大晋禁不起折腾了!”
“可是,这未必不是我们的机会。”
“……”
众人或低声议论,或内心思量,部分朝臣甚至眼冒精光,开始揣摩。
他们中不少人都是对当今女帝不满的臣子,还有一些出自世家、宗门。
代表儒家的左相王安国,和代表世家门阀的右相管清河更是对视一眼,似乎在须臾之间,达成了某种同盟。
翰林院和六部官员紧随其后。
出自三宗的监天院院长紫乾道人,则目光闪烁了两下,没有言语。
上方的女帝武明仙冷眼看着众人姿态,继续说道:“这件喜事,就是朕宣布,自今日起,将帝位还于嫡长子!”
目光闪烁的群臣一下子愣住。
这么快?而且这么突然?
在他们想来,就算嫡长子归来,帝位变更,那也是禀过先帝牌位,上请苍天后土为证,再进行繁琐礼仪传位才是。
可是,女帝竟然直接宣告了出去!
他们齐齐望向女帝,她还没有说,这位嫡长子是谁,人在何方呢?
武明仙似乎知道众人的想法,勐然看向清泉,问道:“清泉,你可愿为帝!”
众人的目光一下子落在身穿澹蓝色道袍的清泉身上,他们认得,这不就是刚才出言询问清徽的灵枢观道士吗?
“不,不可能!”
“怎么可能,先帝之子竟然是涿光山灵枢观的弟子!难怪……”
“看来陛下对国师之位早有所料。”
“……”
深知世家与寒门之争的左右二相和一众群臣脸色难看,若这大晋皇朝被灵枢观的两名道士所把控,焉有世家活路。
翰林院代表儒家,明白儒、道之争,更是见证王浩然落败的他们,也是无法置信。这对于儒家,可能是灾难性的。
监天院是三宗门面,也是愕然。
在场的圆光殿主、清雩真人面色复杂,显然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。
药王宗的曲三多表情阴翳。
地冥宗和妖族则笑呵呵的看着。
女帝一言,波及世家、宗门和儒家,几乎是要与整个天下为敌啊!
清泉迎着女帝的目光,迎着众人的目光,望一眼远处的师兄,旋即昂然抬头,掷地有声的回道:“我愿意。”
他终究愿意接下这身重担。
女帝武明仙的眼里露出欣慰,一切布局,一切谋划,都已经值了。
下一步,就是扫清障碍,巩固大晋,让清泉坐稳这江山。
至于未来……就交给他们了!
清泉在内心轻叹一句:“我若为帝,就没有人敢针对灵枢观和师兄了吧。”
左相王安国使了一个眼色。
兵部尚书立即上前一步,大喊道:“陛下,兹事体大,还请三思啊!”
有他带头,后面顿时有不少大臣跪倒在地,齐呼:“请陛下三思!”
“哦?”
女帝武明仙似笑非笑的看他们一眼,突然问道,“管爱卿有何对策?”
她问的是右相管清河。
左相代表儒家,右相代表世家,他们之间有关联,也有利益纠葛。
管清河眼眉沉稳的禀道:“陛下,臣以为帝位之事攸关大晋兴亡,确实重大。清泉虽然血脉尊崇,顺位而继,但毕竟在山野多年,不通朝堂政事……若是陛下想传位,臣有一个两全之策。”
武明仙笑道:“说来听听。”
管清河恭敬行礼:“陛下,先帝尚有一位皇弟在朝,衡阳王武凌,有治世军政之能,可为帝位良选。待大晋内外稳定,再请衡阳王让位于清泉即可。”
后方又跪下一片大臣:“臣附议。”
他们是支持右相的党羽。
衡阳王武凌,那是先帝同父异母的弟弟,一年前就有意帝位,可惜被武明仙强势登基,而不得不继续蛰伏。
只是明眼人都知道,他一旦登基为帝,还有可能将帝位让于清泉吗?
武明仙的目光有些冷:“左相,你对管爱卿的提议,有何看法?”
左相王安国眼神跳动,这衡阳王武凌乃是世家代表,亲法家、兵家,若是让他登基,儒家和他王家必然受损。
“陛下,臣以为不妥!”
他当即禀道,“陛下正值年轻,还可在位多年,何不继续坐帝位,守我大晋安危,待国泰民安,再传位不迟。”
他现在开始支持女帝继续任帝位了,至少女帝在位,王家、儒家未受损。
“哈哈哈!两位爱卿,诸位大臣,你们就没有人支持清泉为帝吗?”
她看向最后站着的礼部尚书司空豫等七位大臣,眼里若有深意。
他们都是没有站队的臣子,其中还包括中书院的女帝直属班底。
“臣等谨遵陛下旨意!”
他们身躯微震,跪倒呼喊道。
“好好好!”
女帝武明仙大喝三声,随即勐然转头,问道,“礼部尚书何在?!”
司空豫惶恐:“臣在。”
武明仙直视他问道:“你素来博学,朕问你,继承帝位有何礼法?”
司空豫沉吟,回道:“陛下,按大晋礼法,继承帝位当传诏百官陪同,上禀先帝灵位,请祭苍天、五岳、四水,掌玉具、尘珠、帝剑,告令群臣、百姓。”
他一口气说了很多,女帝的眼色深深看着他,众多群臣心里略安。
“但……”
司空豫蓦然语气一顿,转折道,“若大晋有难,国逢战时,则一切从简,相应礼法可略,唯告天地苍生即可。”
此言一出,全场寂然。
女帝武明仙露出笑容:“而今东夷国入侵,国逢大难,朕今日传位于先帝之子武清泉,此为祭坛,上禀苍天!”
她本就立在祭坛上,从一旁的侍卫手中取过香烛,登坛奉上。
下方群众大喊:“陛下,不可!”
武明仙手中一顿,勐然回头,冷声道:“绯红骑符将军何在?!”
符菁连忙应声:“末将在!”
武明仙扫视群臣,刚才带头呼喊的正是兵部尚书,挥袖说道:“兵部尚书结党营私,忤逆圣意,斩了!”
群臣愣住,连“拖出去”都省了?
符菁半点没有犹豫,手起刀落,兵部尚书已经人头落地,倒在血泊里。
她一身红铠,注视众人。
群臣震骇,不敢妄动。
武明仙的目光落在前排的王安国和管清河身上,冷声道:“左右二相身为群臣之首,不遵圣意,不领群臣,枉为贤能,今革去相位,官降三级,以儆效尤!”
王安国和管清河身躯一颤,他们齐齐转头,望向一旁的王浩然、李叔同。
可是后面两人默声不语。
他们瞬间觉得悲凉,终于明白女帝的算计,之所以今日百官齐聚两仙山,是她早就算计好了可以压住他们的靠山。
有新晋国师坐镇,世家、儒家强者一旦落败,将再难为他们出头。
若是平时在朝堂里,女帝武明仙投鼠忌器,哪里敢罢免他们的官职!
“臣……谨遵圣意。”
两人像是老了许多,跪地道。
武明仙不看他们,而是望向群臣,再道:“除礼部尚书和中书院外,其余人等全部罚俸三月,以作惩戒。”
她这一句缓和了许多,首恶已“诛”,法不责众,剩下的也唯有如此了。
否则,大晋朝堂要空了。
群臣低头,跪地呼喊:“谢陛下宽仁。”
他们此刻哪里还敢有半句怨言,那兵部尚书的人头尚且睁着眼睛。
“如今,朕尚在帝位,只要朕在一日,就由不得你等忤逆、欺瞒。”
武明仙再次警告道,旋即看向最后面,“礼部尚书司空豫听旨!”
司空豫连忙跪伏在地:“臣在。”
“今两相之位空缺,司空豫素有才干,闻名遐迩,特提为左相之位。”
武明仙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群臣静默,无人言语。
他们都明白,这是刚才司空豫站队女帝和清泉的原因,直升左相。
而司空见礼抬头望向不远处的清徽道长,心里明白,其实一切源于此。
司空豫身躯震颤:“臣叩谢圣恩!”
武明仙落眼一看,问道:“司空豫,你看这天下,谁人可为右相?”
这话是给司空豫出了难题。
右相之位任他举荐?
若是亲近之人,少不得落下结党营私的嫌疑;若是儒家、世家,他这一趟已经得罪了群臣,就是给自己找个对头。
一时间,他额头冒出冷汗。
司空豫恭敬道:“陛下,臣听闻东陵郡应天书院李密,有半圣之能,且出身寒门,深知百姓疾苦,可为右相。”
全场百官无不抬头。
这是要举荐一名寒门为相啊!
那以后这朝堂,就是以司空豫为首的新晋世家和寒门出身的李密为首了,到时候,他们这些世家、儒家如何自处?
可是,没有人敢说话。
武明仙拍掌笑道:“好,不愧是左相之才,今日就册封李密为右相!由绯红骑尽快上门宣旨,请李密入朝履职!”
司空豫,给出了最好的答桉。
然后,武明仙才转身看向祭坛,刚才她还在帝位,因此旨意频下,在须臾之间,已经为清泉扫清了一路障碍。
此后,有司空豫和李密在,朝堂稳如泰山;有国师清徽道长在,震慑宗门、世家,那这帝位、大晋皇朝彻底稳固。
所虑者,唯三宗与敌国尔……
“苍天在上,朕武清娥,字明仙,因国逢难,特传帝位于武清泉,请苍天为证,天人观礼,百官同告……”
她将帝位传出,心意已决。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

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

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好书?我要投推荐票